當前位置:   主頁 > 厚重沙坡頭 > 散文 >

    世外桃源

    時間:2008-05-07 00:00來源:本站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        劉林森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 仁者愛山、智者樂水,倘若二者兼顧,自然是出游者最大的夢想了。

        您想尋覓“世外桃源”嗎?

        您想領略“故土神游”嗎?

        那么,不妨落腳寧夏中衛,而后轉道南北長灘,這里至少是天然、古樸、典雅的原始所在,絕少是人為的痕跡……

     

    長灘——歷史積淀的活化石

        黃河離開巴顏喀拉山,穿山越谷呼嘯而下,自甘入寧跨過黑山峽后,驟然轉了個大彎。古老而美麗的南北長灘,便是這神奇的大自然的造化。

        這里,充滿擺不脫的誘惑,猜不透的謎底。

        我們沿著河灘古道,徒步向前走去,沿途看不到一點現代風物,撲入眼簾的,是一片靜穆清幽的樹林,耳邊卻依然鳴奏著黃河滔滔的水聲,宛若空谷傳響……

        在滿目的碧綠叢中,漸顯出石壘土砌、古色古香的原始村落,小屋、庭院、圍墻、場地,布局錯落有致,像嵌鑲在河邊、林間、阡陌上的風景畫,粗拙中透出精巧,雅致而不失古樸。那年代久遠的土屋,土屋里的木格窗,窗紙上的剪貼畫……

        這是歷史遺留的家園,還是古代文化的積淀?

        定居在長灘的拓氏相傳是西夏黨項族的一支,為躲避金兵追殺,流落于此。那時候,長灘沒有陸路,幾乎與世隔絕,先民們是乘著皮筏子,順流而下來到這里的。刀耕火種,墾荒造田。耕于灘涂河濱,息于河洲蘆浦,硬是用鮮血與汗水締造了這么一處“世外桃源”……

        多少年代過去了,如今這里的民風民俗依然如故。他們依舊過著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生活;對外來的游客,憨厚純樸、古道熱腸。他們崇尚的是黃河水,黃土地,信奉的仍舊是“勞動致富、生產發家”的信條!

        透過村落向遠處極目,羊兒、牛兒、驢兒、馬兒在悠閑地吃草;農田里,也還有戴著草帽的人在翻耕土地:那田陌、村野、雞啼犬吠和歸學孩童嬉戲……使我們很自然地聯想起元代歸隱田園詩人馬致遠的詩境來:古道、西風、瘦馬、小橋、流水、人家……然而,這里絲毫沒有“夕陽西下,斷腸人在天涯”的感覺。

        幕晚時分,長灘下起了細雨。如夢如煙的雨絲,籠罩了整個長灘,時空模糊而又清新,腳下的土地無不賦予游客一種對歷史的沉思與暇想……

        長灘地處甘、寧接壤之域,左有金城(蘭州)鼎盛的“絲路花雨”,右有興慶(銀川)繁華的“塞上江南”,長灘何以耐得住“恬靜悠遠”的寂寞?

        誰胡言這里的人“食古不化”?

        ——現代意識早就“覺醒了”!

        且莫說這里的人“落后保守”?

        ——當代文明正裝飾家園!

        先祖眷戀于斯,晚輩們亦傾心于斯:耕讀漁獵,溫飽和諧不正是現實生活的寫真?至于那百年古園里遍地的梨樹、棗樹,斑斑的石塊,煌煌烽燧、吱吱的水車。無非是過往歷史的見證罷了!

    清晨,伴著鳥鳴,村民們醒來了,三三兩兩地走向希望的田野。

     

    長灘——黃河水車的故鄉

        到中衛的游客,大抵是沖著唐代大詩人王維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”這句千古絕唱而來。

        中衛是一座邊塞古城,黃河、大漠、高山、綠洲在這里匯聚一隅,溶成一氣,常讓人不覺浸入到歲月的深遠與厚重之中。

    歷史在這里是一幅凝固了的畫卷,翻過去,茫茫大漠原本無奇,滔滔大河不盡東流,無論我們今天再有多少真切的體驗與回憶,都無法給這恒古不變的絕景再增添聲色與情致,那么在歷史的長河中,那決定著生活和生命潛能的驛站到底在哪里呢?

        帶著這些疑問,我們來到了南、北長灘——黃河水車的故鄉。

    水車是古老黃河農耕文明的象征之一,據中衛縣志記載:南北長灘河灣處的水車均建于明末,至今已有500余年的歷史,是中國迄今最為古老的水車。當地一首著名的水車謠唱道:“祖先在這里生活,留下了古老的水車,這像老人經歷了滄?!阉畮Ыo了家園,把水送到人的心窩……”

        通常我們在河邊水流開闊平緩處,便能見得到水車的蹤影,極像舊時人家里紡線的車子,通徑長18,有碗口粗細的12對撐,周邊均布48個矩形水斗,利用水流沖力,車輪帶動水斗環行,水車亦順輪而轉,河水自下而上,延著長長的水槽涓涓流入長灘的土地……

        黃河是一條偉大的河流,當它在以各種形式締造黃河文明的同時,水車則繼承了黃河對大地、生命最綿延最誠摯的熱流。

    站立在水車旁,水車在緩緩地轉動著,它那閱盡滄桑的古銅色的車軸上,布滿了青苔,應當說遠古文明的遺存是現代文明的象征,是值得我們驕傲的。千百年來,水車世代相傳,那巨輪上的串串水珠仿佛潛存著生命滋潤這里的山、激活這里的水。長灘受黃河水恩澤,荒蕪的土地煥發了生機,水車不但轉出了長灘美麗的家園,而且早已融入了這里的山水風情,與長灘人家合二為一了,當今天我們再面對這些古老水車的時候,談不上什么發懷古幽思之情,與他打交道的是一輩輩普普通通的莊稼漢;在這水車面前也難得有激情的嘆呼與雀躍;它折射著給人們更多是智慧、沉重、理性的光芒,我們的先人創造了水車,但決沒有預知今人會對它產生了如此流連而難忘的情愫,先人為求生存在同大自然抗爭的過程中,只是樸素地堅持了向天要飯、土里刨食的愿望罷了,他們無意去創造什么奇跡,也未必領情這些模樣巨大的“紡車”被冠以“農耕文明象征”之類的名詞,在他們眼里水車就是長灘人家提水灌溉、耕耘土地的工具罷了。它吱吱轉動著,伴著靜靜的群山、嘩嘩的河水,伴著平靜淡泊的長灘人家,再尋常不過。

     

    長灘——黃河之濱的村落

        在南北長灘村落間,其用水車提水營造的花果田園,清新古樸,一千五百株梨樹、杏樹、棗樹趁著春風爭奇斗艷。據當地老人講這果園的歷史已有三、五百年,合抱之木成排成行,不勝其多。春華秋實,暑去寒來,這里每一棵樹都有一個故事,每一棵樹都是一段歷史。

        每逢四、五月間,長灘的田野村頭,院里墻間無處沒有花的顏色,杏花、梨花、桃花,尤其當您置身在枝葉交錯、樹冠相連的古木林中時,人被樹裹,花由樹生,猶如沐浴在香花雪海之中,清風吹來,枝葉輕拂低吟,落英婆娑起舞,萬香浮動,一派盎然生機,不禁得讓人吟起“遙看一片雪,花海波千頃”的詩句來。就在這花兒競相開放的時候,楊柳也拖著柔媚的長發在河邊、溪畔的水邊悠悠飄動。像這樣大片大片的古樹實在是不多見,前人栽下的樹木不但供后人乘涼,并繼承著豐盈的果實,長灘人感念前人傳下的基業。并不忘世代相傳,我想,這個地方歷史的連續與傳統便在這古木園聲聲不息的樹濤聲里,代代流傳下去了。

        古園的晨曉有鳥聲之趣,大大小小的鳥兒很多且好看,卻叫不上名字,在林間飛來飛去,陽光透過斑駁的樹叢透射來,仿佛無數打碎了的五彩水珠,鳥聲便在這水珠間回轉,靜聽百般音韻,只覺神思清爽,昏盹全無,恍如置身山巔云霄之間,“落花瀟然自得,鳴啼欣然有會?!惫艌@之趣妙在超凡脫俗,十分逍遙、十分愜意。這久違的鳥叫聲讓這變化匆匆、令人眼花繚亂的世界多了幾分清醒和精神,在人生過去和未來的日子里,能夠在落花鳥鳴處看得到人生的風光景致,可談得上是一件絕美的事情,不過要全靠自個兒的修煉和造化。

     

    長灘——黃河漂流的起點

        南北長灘與舉世聞名的沙坡頭景區毗鄰。黃河自九天而下,進入黑山峽,猶如困獸,一路咆哮,驚濤拍岸,似一把利劍,劈山斬石,銳不可擋。進入這里,把無數美麗的傳說和故事留在了河邊和諸灘之間,如果說黃河是母親,佇立在大河身邊的高山是父親,那么這里無數千奇百怪的石頭,便是大山與大河眷戀的子孫,它們帶著歷史的神韻,一路如歌如泣向我們走來,這里著名的“洋人招手”、“老倆口”、“三兄弟”、“七仙女”、“將軍柱”、“一窩豬”、“紅毛?!?、“古長城”、“雙獅山”、“閻王匾”……每一個名稱都是一處奇絕的景致,每一處景致都有一段凄婉美麗的傳說。

        黃河漂流的起點,便從這里開始。

        舊時南北長灘陸路封閉,幾乎與世隔絕,許多物產全靠當地筏工用羊皮筏水路向外販賣。當時,黃河上皮筏泛波,商賈云集,蔚為壯觀,至今仍為當地老人懷念稱道,這里所說的羊皮筏子,是由14個囫圇羊皮(當地叫渾脫)捆綁組成的小黃河運輸工具,隨著社會的發展,如今已不在運輸貨物,而成為旅游項目,三四個人坐在上面,由生來與黃河打交道的老筏工一路劈波斬浪向下漂流,只見萬壑爭流千巖競秀,形形色色的險灘和河中怪石或向你迎面撲了來,或向你暢懷招手。耳邊轟鳴著怒濤,忽兒浪尖,忽兒浪底,既驚險又刺激。驚濤拍石激濺的水花,會合著風聲浸濕你的全身,不由的使人渾然意遠,自然生出一種原始的出塵之感。沿途的古老碼頭、制陶遺址、黃河水車、軍伐別墅,及風景如畫的塞上江南,和那石頭堆出一個個故事,美輪美奐。一路漂流,岸移景換,五彩繽紛,讓人目不暇接,充滿了極大的情趣和詩意,如今羊皮筏子已成為黃河古渡上一道最為奇美的景觀。正是長灘黃河兩岸的石頭,以它那固執袒露著的驚人真誠,讓每一次漂流都包含著原始、神奇之美。遠古之事遙不可及也無從追憶。雖是漂流,也需撐一桿木槳去撥開長灘的歷史。先民們在生存中學會了漂流,他們心靈的指向才使得生命之舟有了泊錨之所。并把生命中最真誠、最可貴、最理想的一切呈現出來。正因為如此才有了一層神秘和幾分讓人心跳的誘惑。使得這漂流起起落落、浮浮沉沉、浩浩蕩蕩。如果一切都平平淡淡、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這漂流便索然無味了。今天我們將在漂流中讀懂生活。就是在這濁黃的激流中去激發熱愛生命的勇氣。

        黃河漂流——正在成為蜚聲世界的黃河旅游精品。

     

    長灘——心靈的精神家園

        我們踏著水聲,走在長灘土石相間的小徑上。人都有懷古念舊之心,山下,黃河滾滾奔流;對岸,古老的水車千年不變地轉動著。時代變遷,歲月已逝,仿佛再有什么話和事亦只是徒然和回憶。

        這充滿了綠樹、果園、田夫、耕牛的長灘,到處是梨、杏、桃,處處為人遮蔭。溫柔如水的月光,輕輕搖曳的樹枝,微微飄浮的涼意,靜謐的大地,唧唧的蟲鳴聲,隨處可見可聞。這里的山,很高大,一重又一重,深深淡淡,極有層次,城市里的摩天樓和這山比起來,顯得渺小多了,憑河遠眺,無須凝神,河水會清洗你的心靈,使你的精神得到凈化和升華,從長灘的斑斑點點,善己心,潔其魄,自動地去剖析自己,去領悟生命的意義和價值,去思索對人生的超越。人生的一切也是如此,人生苦短,歲月無情,轉眼就是百年,“高堂明鏡悲自發,朝如青絲暮如雪”,在日常的生活中仿佛只有享樂和建功立業,光宗耀祖兩端,要么及時行樂,荒淫無度,醉生夢死,要么立功立名立德。常常執著于人啦、事業啦、政治啦、鈔票啦,不知不覺間對紛紛擾擾的徒勞深感厭倦。

        古典的情懷已不再時髦,然而它竟永遠不能消失。身處鬧市,我們即便在親朋好友的包圍中也有孤獨感,仿佛心靈本身就在黑暗中不斷漂浮游移,一個人盡管可以吃喝住行,甚至談笑風生,尋歡作樂,這僅僅是外在的,機械層面的生命活動,害怕孤獨,卻無法超越孤獨,“問余何意棲碧山,笑而不答心自閑?!庇H歷長灘,沐浴那長灘的山,長灘的水,長灘的花木,長灘的石鳥,讓我們最感興趣的是那些自食其力、自給自足的農家,人間的榮華富貴、爾虞我詐、爭奪權利,全都與他們無關。

        在這里地位、名聲、財富、權力,你都可無須牽掛,任憑風吹雨打,霜蝕日曬,可以隨意地望著空曠的晴天,就如同在沒家的碑面前,什么景象都無從呈現,卸去了許多俗事,將人世喜怒哀樂的蹤跡都漂渺煙云,抽身到古木林中去逍遙,慢慢冥想這長灘的深意,清風徐來,暮靄輕籠長灘的時候,焦躁同倦怠的心境在此都得到涅磐般的妙悟。

        沐浴長灘,心靈的疑問在這里由自己解答。無論富有和貧窮,年老亦年幼,耕作或讀書,這里的一切都會有適合你生活的方式。這里不僅可使你喜歡,而且讓你有太多無為靜心。

        置身長灘,它以物質上的富饒和精神上的寧靜誘惑著每一個人,感動著每一個人,對于疲憊的心靈來說,它意味著身心的解放、靈魂的自在和生命的輪回。

        歸去來兮,黃河長灘。

    歸去來兮,精神家園。

     

    (責任編輯:admin)

    上一篇:鄉情亦是大文章
    下一篇:壯哉沙坡頭

    长沙麻将怎么打才必赢 长牛策略 北京赛车预测计划 股票指数期货是什么意思 北京11选5预测选号 11选5网上能买哪个平台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贵州福彩快三走势图表 彩票开奖查询30选5 买股票的软件 浙江体彩6十1怎么看